查看: 177|回复: 0

渔与“鱼”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9 09: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配钓鱼饵料配方 台钓鲫鲤草鳊鱼 野钓鱼饵 腥藻香鱼饵五袋包邮
  经常在一起打牌的朋友称作“牌友”,经常在一起搓麻将的朋友称作“麻友”,那么经常在一起钓鱼的朋友理所当然地称作“钓友”了。

  老蔡、老宿、老张和小丁便是“钓友”。

  入伏以来,本来是一叫就走的老蔡却屡屡谢绝钓友们的钓鱼邀请,突然宣布“休渔”,理由有二:

  一是钓鱼必须看天气,入伏后天闷热,人不好受鱼也如此,没有食欲,不咬钩,二是钓鱼本来是一种享受,如果仅仅是为了钓鱼而去遭受风吹日晒找罪受,失却了钓鱼本来的意义不划算。

  老宿对于老蔡这些“鱼经”相当不屑一顾:“不就是比别人多钓了两年鱼吗?倚老卖老装什么大瓣儿蒜!”

  说归说,闹归闹,钓鱼这活儿是上瘾的,一旦上了“贼船”,想洗手不干可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哥们几个到了双休日还是相约钓鱼,尽管老蔡宣布“休渔”,大伙儿心里有他,每次钓鱼仍然给他打个招呼约约他,回来还经常电话向他汇报“战果”。
QQ20160909-0.png

  这天早晨不到五点,老宿又给老蔡电话了:“去市郊银滩水库钓鱼去吧?”

  老蔡迷迷糊糊答道:“昨天我看天气预报了,多云转阴,很可能有阵雨,我不想去,谢谢啊,祝你们钓个大鱼!”

  挂了电话,老宿这个气啊:“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屎壳郎子上铁轨——冒充哪门子大铆钉啊你!不去拉倒,今天非给他钓个大的让他看看!”老宿、老张和小丁哥仨一赌气,驾车绝尘而去。

  从早上六点开始一直到上午十点,老宿哥仨的鱼漂跟钉在木板上的钉子一样,一动不动,别说钓什么大鱼了,连个鱼鳞也没看到,天气闷热,坐在伞下都出汗。小丁说了:“老蔡说得很准啊,你们说他现在在家能干什么呢?”老张说:“这家伙喜欢喝茶,没准正在家扇扇子喝茶呢。”

  老宿没有吱声,心里犯嘀咕:“没准这老小子正扇着扇子喝茶笑话我们呢。”

  一气之下,他想了个馊主意,于是跟老张小丁商量,俩人都说好玩。于是老宿给老蔡拨通电话:“老兄啊,今天反常啊,老张钓了一条大青鱼,有五斤重;我钓了一条鲤鱼有三斤重;小丁钓了一条鳊鱼,一斤半重呢。”

  “太好了,”老蔡道,“今天你们运气好啊。”

  “我说老兄,中午你别吃饭,等我们过去接你,我们找个饭店炖一锅鱼汤庆贺庆贺如何?”

  “好啊,青鱼和鳊鱼可是稀罕物,我不吃饭,等你电话。”

  “拜拜!”

  老宿挂了电话,嘿嘿直笑:“您就等着喝鱼汤吧!”
QQ20160909-1.png

  放下电话,老蔡心里想,不对,这种天气能钓到鱼。不会是老宿忽悠吧,这家伙,职业律师啊,那鬼心眼和嘴头子!嗯,最好是自己去看看。于是他把渔具放到车上,便向着银滩水库驶去,二十公里的路程,半小时便来到了水库大坝上,居高临下一看,老宿他们三个就在坝下呢,盛鱼用的鱼护还没有下水呢!老蔡知道,被哥们儿忽悠着了。

  正想着下车,一阵狂风没来由的刮了起来,“夏季天,孩儿脸”,这句话说的真没错,就见老宿三人的伞仿佛被一只巨大的隐形巨掌给唰地掀翻进水库,紧接着,铜钱般大小的骤雨斜着砸了下来,老蔡摇上车窗,冷眼俯瞰着三个钓友在大雨中手忙脚乱的狼狈相,不禁哈哈大笑,突然看到老张瘦长的身形,老宿略胖而黑的样子,小丁矮且横宽的体态,真是分别有些像青鱼、鲤鱼和鳊鱼的时候,笑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晚上,老宿收到了老蔡的手机短信:

  青鲤鳊鱼水中藏, 忽悠一定要靠谱。

  风后雨前是大忌, 否则只能喝雨(鱼)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钓鱼有约 ( 鄂ICP备12003083号 )

GMT+8, 2019-8-21 06:30 , Processed in 1.166972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