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1|回复: 0

往事:浅谈被当作害鱼的土鲤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3 11: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配钓鱼饵料配方 台钓鲫鲤草鳊鱼 野钓鱼饵 腥藻香鱼饵五袋包邮
  周末接到朋友邀请,到他一个朋友自家的鱼塘钓鱼。我的朋友是一个小县城的局长,官不大却是重权在握,平日里钓鱼都是前呼后拥。我素来不喜欢应酬,加以推托。

  电话那头再三说明:明天钓鱼只有我们两人,务必要去聚聚。想想许久未曾谋面,第二天早早前去赴约。果然除了司机只有我们俩人,与朋友往日出行前簇后拥的盛况绝然不同。
QQ20161103-10.png

  原来是他的一个属下为了晋升技术职称的事得到解决请他钓鱼,我一听这事,猜想那主儿一定是位马屁精,就有了打退堂鼓的意思。朋友连忙劝止,说那位属下是个“做老实活路”的人,绝不会有任何不快。尽可以寻个清静,聊聊天。

  我笑道:“还是您老弟腐败有方啊,我管着三个系列的职称评定,却没有一个人请我钓鱼呢?”朋友笑道:“你们是部直属的科研单位,职称指标不受限制,大家比的只是业绩的硬杠子,到时候就升。我们地方就难啦,指标有限,两年不定能不能轮到一个。职称一升,工资马上涨一大截,谁不眼红?他是我们局里的业务骨干,早在三、四年前就够了晋升中级职称条件,无奈他的社交能力远不如他的业务能力,加上僧多粥少,年年拉不够评委们的选票,至今还是个初级职称。今年作作工作,指标给他了。”

  我们要去的鱼塘距县城并不太远,但有两三公里不通汽车。有人在公路边相迎带路,正是他的属下。戴着副眼镜,看来斯斯文文的,也不太像是马屁精。

  下车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确是十分惬意。加上沿途未加修饰的山林,苍翠虬劲的柏树,阿娜多姿的马尾松和近两年褪耕还林种植的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阔叶竹(专供食用竹笋)都极具观赏性。班鸠“咕咕,咕——!”的粗犷鸣叫声恰似给林间的画眉和百灵婉转的歌声伴奏。不禁使人心旷神怡。

  鱼塘位于一个幽静的山塆里,大约五、六亩水面。由于山泉源源不断的补充水源,鱼塘的水质清澈,并不像一般鱼塘那样浑黄龌龊。塘边一座茅草搭成的小屋,竹片编织为门,竹筒楔地为栏,颇有几分雅致之意。

  看鱼塘的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农,黝黑的皮肤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那位属下介绍是他的父亲,握手之际感觉他双手都是厚厚的老茧。父子俩忙前忙后地端茶递水,呐呐的都不善言辞。我同老农聊一些收成之类的话题,他儿子往塘里打窝,朋友已经急急地和饵下竿。

  我细看水面,感觉小鱼特多,和了一团稍硬的饵料。果然小鱼闹得厉害,无论什么饵料下水就群起争食,浮漂就像放在例行实验室的震动台上,以极高的频率颤动着。朋友使用了著名的钓鲤、钓草商品饵,更是没有一秒钟的消停。渐渐有些不耐烦,连连搬家换位,却一无所获。

  野钓时我总是用小蚯蚓先钓闹窝的小鱼,钓上两条看时,全是只有几克重,两三公分长的小麦穗鱼。我劝他用传统钓,不打窝,使他们父子俩准备的饵料,大饵底钓试试。果然我们先后钓上两三条肥大的鲫鱼。可是一斤左右的小草鱼连连光顾,刚放走一条,立马又上来一条,大有奋不顾身,慷慨就义的劲头,就是没有一条像样的鱼。

  那位属下找到他的父亲嘀嘀咕咕,我离的较近,隐约听见儿子在责备::“告诉您三天不要喂鱼,您不听,现在好啦,您看局长一条鱼也没钓着!”我想他肯定是冤枉了他了,光看鱼儿疯狂咬钩的样子,肯定是饥饿多日了。我小声把话传给朋友,怨他不该来钓鱼,让他们父子俩人为难。朋友道:“我们要不来他们会更不安,他们会想些别的法子,让大家更为难。”

  中午席间,老农结结巴巴地道:“塘里大鱼有的是。平日好钓啊。今天怪了,局长怎么钓不到哪?”看着他们父子俩诚惶诚恐的样子,好好的酒菜也没有了滋味。看来今天不钓上两条鱼倒对不住他们父子俩。我找些别的话题聊天,原来他们常年直接使用通威鱼饲料喂鱼。

  抓来一把粗大的饲料,把气门芯切成一个个小橡皮圈,再套在饲料粒上,用鱼钩勾住橡皮筋。小麦穗鱼对又粗又硬的饲料颗粒一定无可奈何。果然这回浮漂不再跳舞,上钩的变成了清一色肥敦敦的鲤鱼。

  可是那鲤鱼小得可怜,大多只有三、五十克,前赴后继,争先上钩,拉的手都麻了,放的手也酸了。

  老农看我不停地望塘里放鱼,凑过来看时,连忙拿过来一只铁皮桶说:“哎呀,您钓的都是土鲤鱼,一年也长不了二、三两。良种鲤鱼一年就可以长到两三斤,它们专门和良种鲤鱼抢食物,我们早就想把土鲤鱼清除掉了,您千万不要放回去,放在桶里吧。就当是为我们除害。”

  我仔细看手里的土鲤鱼:黑背黄腹,绯红的尾鳍,排列整齐的鳞片发出珠光般滋润的色彩。在大水库里长成后,一定是所有野钓朋友喜爱的,最漂亮对象鱼之一啊!怎么会是害鱼呢?

  好在每隔二三十条小鲤鱼后,总有一条一、两斤的鲤鱼上钩。两个小时下来,真可说是“战果辉煌”,十来条鲤鱼在鱼护里游动,两只桶里的小鲤鱼有二、三百条,已经盛不下了。

  这么多小鲤鱼怎么办那?我想主人一定会待我们走后放回鱼塘,时间长了那些可怜的小鲤鱼肯定会闷死。于是催朋友收竿。

  那父子俩见我们要走,立马开始给小鲤鱼开膛剖肚,锅里下油准备开炸,一边说:“别看鱼小,用油一酥,可好吃啦。等炸好了你们带走吧。”吃那么小的鲤鱼不是作孽吗?我们连忙拒绝。每人装了两条中等大小,每条两斤左右的鲤鱼,其余无论大小全部放回鱼塘。

  那父子俩一看更是过意不去,一定要我们把那两桶小鲤鱼带上,告诉我们小鲤鱼如何好吃,我当先迈步就走,父子俩追赶不上,只得作罢。

  事后每每想起那些可怜的小鲤鱼,不知道对那父子俩人来说,它们真是害鱼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钓鱼有约 ( 鄂ICP备12003083号 )

GMT+8, 2019-12-9 01:58 , Processed in 1.166958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